臧健和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属羊的是哪年出生【第313期】美国人?日本人?谁盗走了北京人头盖骨?-天地玄黄

2014.12.05 | 51阅读 | 全部文章

【第313期】美国人?日本人?谁盗走了北京人头盖骨?-天地玄黄


北京人头盖骨复原图
1929年,北京周口店遗址出土了第一块完整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它刚刚出土,就立即引起了世人的震惊。为了得到它一场场明争暗斗旋即展开,而最终这件国宝却神秘地从人间蒸发,给后世留下了一个个难以化解的历史谜团。那么,这块化石究竟有什么特殊之处?它又为什么会神秘地消失?这块珍贵的化石最终去向何方呢?
1941年12月的一天,侵华日军在报纸上用大号字登载了这样一则消息:“北京人”头盖骨化石标本,原本存放在北平协和医学院解剖系的保险柜中,但是当日军接收的时候,保险柜内全换成了石膏做的模型,这些标本是中国的财产,不允许运往国外,但是美国人不顾信义,将这些标本偷偷地运往了美国!这则消息弓起全世界的震惊!同时,人们又感到很奇怪:日本侵略者居然公开承认他们想要窃取“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在不讳言化石标本是中国财产的同时,又指责美国人背信弃义,将化石标本偷运回了美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究竟是什么样的宝贝,居然能够让日本人如此厚颜无耻地表演这种贼喊捉贼的丑剧呢?这就得说说“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意义和价值了。
毫不夸张地说,“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不仅仅是国宝,而且是全人类共同的财富,是极其珍贵的世界文化遗产。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北京人”头盖骨化石至少具有以下三方面的价值与意义:
第一,为进化论提供实证材料。大家都知道达尔文写了一本书名叫《物种起源》,明确提出人是由猿进化而来的。这个观点一经问世,立刻遭到恶毒的咒骂和拼命的反对。然而,“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发现,为进化论提供了非常有力的证据。
第二,证明劳动创造人的观点是正确的。马克思和思格斯在达尔文进化论的基础上,提出了“劳动创造人”的观点。在“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发现地,北京房山周日店遗址中,发现了大量石英石的碎片和经过加工打造的兽骨,这说明“北京人”已经能够制造工具了。使用制造的工具,这是从猿到人的关键步。更重要的是赵舸,在周口店的堆积层中,还发现了用火的痕迹,由此可以得出结论:“北京人”已经能够使用和控制火种。由于制造劳动工具和使用火,表明“北京人”不是类人猿而是早期人类。
第三,证明中国是人类的发源地之。有关现代人特别是现代中国人起源于何处的问题,存在很大的争议。有一派观点认为阴城五主,现代人类起源于20万年前的非洲,这些原始人类大致在10万年前,开始从非洲向外扩散,最终遍布全世界。也就是说,从非洲走出来的原始人类,是世界各地现代人的直系祖先。然而,“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已经有至少50万年的历史,这就否定了中国现代人起源于非洲的观点。可以说,中华大地是人类的发源地之一。
既然“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如此重要,为什么会保存在美国教会办的北平协和医学院的保险柜里呢?这就得从“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发现说起了。

1921年试掘周口店

1927年发掘第1地点

(左起)1928年裴文中、王恒升、王恭睦、杨钟健、步林、步达生、德日进、巴尔博在周口店遗址合影。

1929年发掘第一个头盖骨现场
1929年,中国的考古工作者裴文中,在周口店发现了第一块早期人类的头盖骨化石,这发现惊动了全世界的考古学界,欧洲科学家将这块人类化石命名为“北京人”。1936年,另一位中国的考古工作者贾兰坡在周口店遗址一天之内发现了两个完整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中国科学家的考古成就,进一步证明了这一观点:中国是人类的起源地之一。
可是,就在中国的科学家要将早期人类的研究继续深入开展下去的时候,“七七”事变爆发了。科研人员只好停下在周口店的发掘和研究工作,携带化石标本分期分批撤回北平。
1个月之后,中日之间在周口店一带爆发了一场异常惨烈的血战鲟鱼的做法。周口店附近的龙骨山硝烟弥漫,炮声隆隆,人类祖先曾经居住和生活过的山洞在战火中崩裂。战争给这方人类起源的圣地,带来了空前的劫难。
1937年11月7日,周口店一带的硝烟刚刚散去,3辆卡车满载着荷枪实弹的日本兵,来到了周口店的龙骨山。数十名日军士兵护卫着两个学者模样的日本人,来到发现“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山洞前。这两个日本人,一个是日本东京帝国大学人类学教授长谷部言人,一个是东京帝国大学地质系助教高井冬二。他们先在四周打量山洞,接着掏出皮尺测量,然后用相机拍照开化龙顶。显然,日本人已经盯上了“北京人”头盖骨化石。
随着国民党军队的不断溃败,北平沦陷了。负责发掘“北京人”遗迹的中国地质调查所,撤出北平后辗转迁到重庆的北碚。可是,设立在协和医学院,专门研究“北京人”化石的新生代研究室及其科研人员,却没有随地质调查所一同搬迁。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北平协和医学院当时属于美国人的势力范围,日本人一时还不敢招惹。因此,“北京人”头盖骨化石放在协和医学院的保险柜里,暂时还是安全的。
人们一定会感到不解:“北京人”头盖骨化石既然这么重要,为什么要放在美国人办的协和医学院的保险柜里呢?这其中有两个原因:其一,北平协和医学院是由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捐资建立的,是世界一流的医学院,不但设施先进,而且一直在从事中国人的体质特征的研究;其二,对周口店遗址的发掘工作,也是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提供的资金;可以说,对“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发掘和研究是中美两国合作的成果。所以,将化石标本放在协和医学院是顺理成章的事。
可是,这样的安全日子实在是太短暂了,日本的全面侵华战争,直接威胁到了美国的在华利益,美国与日本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尖锐了。
1940年5月,罗斯福总统下令,美国太平洋舰队进驻夏威夷珍珠港;7月,宣布冻结日本在美国的一切资产,8月,宣布对日本实行石油禁运。面对美国的禁运,日本海军军令部总长永野修身公开发表讲话说:“与其坐待石油日渐枯竭,倒不如先发制人。”
正当日美之间围绕经济制裁问题进行谈判而且争论不休、日本军队内部围绕北上还是南下的战略方针举棋不定的时候,法西斯德国于1941年6月22日对苏联发动了突然袭击,短短十几天,德军突破苏联边界600多公里,并且长驱直入。消息传到日本,日本军阀蠢蠢欲动,觉得有德国盟友牵制苏联,日本军队完全可以放心南下,南下派终于占据上风,并且决心与英美开战了。
1941年12月8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了!与此同时,日本驻华陆海军司令部接到命令,扫除英美驻华一切敌对武力,封锁敌国所有驻华人员并且没收其财产。
日本驻华陆海军司令部立刻通知所属部队,迅速采取行动,包围美国驻华海军陆战队营地,对美国驻华公使馆以及美国教会在中国创办的各大中小学校,全部实施封锁。北平协和医学院,自然在劫难逃。日本人接管协和医学院之后,立刻将学院的美国人全部抓起来,并且宣布,凡是医学院的教职员工,一律坚守岗位,不得擅离职守;医学院和附属医院的所有资料与标本全部封存。
曾经在周口店“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发现地出现过的那两个日本人,长谷部言人和高井冬二,这个时候又出现了。他们带领日本宪兵来到协和医学院,直奔收藏化石标本的地下室而来。显然,日本人的情报工作做得很到位。掌握保险柜密码的女秘书在日本宪兵的威胁下,打开了保险柜。让长谷部言人万万没有料到的是,保险柜是空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不见了!日本人感到很纳闷,据情报显示,几天前化石标本还在医学院的保险柜里,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这种让日本人想不通的事,还得从美军开始从中国撤退说起。
1941年7月24日,日军在印度支那南部登陆。11月2日,美国亚洲舰队司令赫德上将,接到美国海军总部的命令,驻屯北平、天津、上海等地的美国海军陆战队,驻华长江舰队作好撤离准备。11月21日,美驻华使馆发出公告,督促美国侨民做好撤返准备。
美国总统轮船公司,按照政府的指令,派出“哈立逊总统”号等三艘远洋巨轮,从旧金山起程,分别开往中国的秦皇岛和上海,担负美军撤离的任务。
11月27日,美驻沪海军开始撤退。北平、天津、上海等城市的美国侨民,陆续开始撤离。美军的撤退意味着,美日之间的战争已经不可避免了。
美国人撤离北平之后,一旦日美战争爆发,协和医学院必定被日本人接管,存放在这里的化石标本必然会落在日本侵略者手里,“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处境岌岌可危!必须采取措施,不能让“北京人”头盖骨化石落在日本人手里。
其实,早在1941年1月,就有人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1940年冬,日本军舰开赴金兰湾向英美示威,英国立即宣布马来西亚、新加坡进入紧急状态。美国急忙发出了远东撤侨的劝告书,督促侨居远东的美国公民迅速返回美国。
面对这样的国际局势,当时的国民党中央行政秘书长翁文灏就致信北平协和医学院院长胡顿,提出了解决“北京人”头盖骨化石标本安全问题的3个方案:
第一,在北平地区找个秘密场所把化石标本藏起来。
第二,把化石标本转移到重庆。
第三,把化石标本运往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保存。
可是,这位胡顿院长接到翁文灏的信之后,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胡顿认为这3个方案,都存在问题:
如果,按第一方案把化石标本秘密藏起来,一旦日美战争爆发,美国在华的人、财、物将全部落入日本人之手漂亮女局长,化石标本的藏匿地点怎么可能瞒得过狡诈的日本人呢。如果,按照第二种方案把化石标本运往重庆,那可要经过大片沦陷区,即使在国统区,路途遥远,沿途的安全根本无法保证。
相比之下,第三种方案比较可行,只要将化石标本运到离北平只有几百公里的秦皇岛码头,在那儿装上美国的轮船,就能平安抵达美国。但是,这个方案也有明显的问题,什么问题呢?当初,周口店人类遗址发掘虽然得到了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资助,但是中美双方有协议,周口店发现的一切化石标本均不得运出中国。
由于这3个方案都有难以解决的问题,因此,化石标本的转移工作就一天天地拖延下来。
就在人们非常担心“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安全问题的时候,有一天,两个陌生人突然来到北平协和医学院新生代研究室。他们正是带着宪兵搜查协和医学院地下室的日本人:长谷部言人和高井冬二。两人对研究室主任裴文中提出参与研究“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要求,被裴文中一口回绝了。裴文中心里很清楚妖逆门,日本人绝不是为了科学研究而来,其目的无非是想了解化石标本的安保措施,刺探中国方面将如何转移或隐藏这批珍贵的化石标本。面对裴文中的断然拒绝,两个日本人悻悻而去。
裴文中立刻将日本人的意图向医学院院长胡顿报告,同时给重庆关方面发电,建议尽快按照第三方案转移化石标本。翁文灏收到电报之后,便与国民政府驻美大使联系,就“北京人”头盖骨化石标本存放在美国的可行性进行了具体商谈。接着,又与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总部多次电函联系,商讨对策。数月之后,得到了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的同意。中国驻美大使也表示竭诚相肋,力保“北京人”头盖骨化石赴美之后的安全以及主权不发生变故。由于“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具有世界性声誉,其去留关乎国家荣誉,所以翁文灏本人无权做主它的出境问题,必须得到最高当局的批准。最终,经过国民政府几次慎重讨论之后做出决定:允许将“北京人”头盖骨化石运往美国纽约自然历史博物馆暂避风险,待战每结束后再归还中国。
裴文中得到国家最高当局的同意之后,便匆匆赶往美国驻北平公使馆,就化石标本转移事宜进行交涉。可是,美国公使馆负责人却说没有得到驻重庆的美国大使詹森的指示。裴文中只好等他们请示美国大使詹森。等得到美国大使的确认之后,时间已经到了1941年11月底了。
日美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中美双方总算达成了化石标本转移的协议,医学院高层不敢怠慢,立即着手将化石标本装箱。装箱工作由新生代研究室的标本制作工胡承志独立完成。胡承志是一个非常细心的人,他先将化石标本用擦显微镜的细绵纸包好,再包一层软纸,再裹上医用吸水棉,再包一层粉莲纸,也就是窗户纸,再用多层医用细纱布包在外面,然后装入小箱,小箱内是弹性很好的瓦楞纸,箱中空隙用吸水棉填满。然后再将小箱逐一装入大箱,大箱内的空隙再用木丝填满。
化石标本分别装在一大一小两个白木箱子里,大箱长130厘米,高30厘米,宽70厘米;小箱仅比大箱短10厘米,所以两个箱子大小相差不大。两个木箱装好之后,胡承志分别用英文写上号码,大箱为一号,小箱为二号。“北京人”头盖骨化石装在大木箱里,小木箱内装的是“山顶洞人”的化石标本。装箱完成之后,胡承志和一位工友一起用小平车将两只箱子送到协和医学院总务长博文先生的办公室,当面交给了博文。博文立刻将两只箱子送到F楼下四号保险室。“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从此离开了中国人的视线,胡承志是最后一位见到“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中国人。

1929年裴文中抱着加固后的头盖骨

1929年秋,发掘第1地点(猿人洞)顶部

1930年发掘山顶洞远景

1935年的打格划方发掘方法
3天之后,也就是1941年12月8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了 与此同时,日本驻华陆海军司令部接到命令:必须在8日的12点之前,扫除英美驻华一切敌对武力。封锁敌国所有驻华人员并没收其财产。日本驻华陆海军司令部立刻通知所属部队,迅速采取行动。
当天凌晨5时20分,日本海军分别给停泊在上海黄浦江码头的美国和英国的两艘炮舰递交了劝降书。当即遭到英美海军官兵的拒绝。日军见劝降不成,于6时10分,调集炮舰6艘,飞机12架,对两艘英美炮舰突然发起攻击。双方交战仅二十多分钟,英国炮舰中弹起火,不到3分钟便沉入江底。美国人见状不妙,挂起白旗投降了。
就在日、英、美三方在黄浦江面上激烈交火的时候,驻华北的日本陆军也杀气腾腾地扑向北平、天津和秦皇岛的美军兵营和英美租界,并且将他们团团包围。双方经过反复交涉之后,于1941年12月8日中午12点,驻华美国海军陆战队全体官兵没做任何抵抗,就向日军缴械投降了!
与此同时,从旧金山出发去秦皇岛港,专程运载驻华美军撤离的“哈里逊总统”号,在距离秦皇岛二百海里的地方,被日本海军截获。这样一来,将“北京人”头盖骨化石送往美国的方案就彻底落空了!“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从此下落不明。
就在太平洋战争爆发的当天,驻北平的日本宪兵,奉天皇的诏令,直奔北平协和医学院,夺取“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可是,当日本人打开保险柜的时候发现海参全家福,里面是空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不翼而飞了!日本人立刻对相关人员进行审讯。
经过一番审讯之后,掌管保险柜密码的女秘书交代说:“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已经根据协和医学院总务长博文的指示,于12月5日装箱,当天上午,由美国海军陆战队派车拉走了。拉到什么地方就不知道了。
日本宪兵立刻对总务长博文进行了严刑拷打。博文交代说:化石标本由胡承志装完箱后,送到了我的办公室,然后我将它送到地下室的保险库里。第一天就押送到了美国驻北平公使馆。12月5日,美海军陆战队又派人从美国公使馆拉走了,据说送到了秦皇岛港。要在那里等待12月8日抵达泰皇岛港的“哈里逊总统”号运往美国。至于“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现在在什么地方,就不知道了。
日本人对协和医学院所有可能藏匿化石标本的地方进行了反复严密的搜查,但是毫无结果。于是,日本人在报纸上用大号字登载了这样一则消息:“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原本存放在北平协和医学院解剖系的保险柜中戴珂拉,但是当日军接收的时候,保险柜里全换成了石膏做的模型;这些标本是中国的财产,不允许运往国外,但是美国人不顾信义,将这些标本偷偷运往了美国!
这种贼喊捉贼的伎俩,连日本人自己都根本不相信。日本人当时并没有停止对“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追查。但是,两年过去了,始终没有查出任何结果。长谷部言人只好返回东京,上书日本文部省,建议派得力的情报人员继续调查。
日本文部省觉得事关重大,立即找到日本陆军司令部,经过协商,陆军司令部很快发出命令:令华北派遣军总司令部负责追查“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下落。待查实之后,从速运往日本帝国。于是,一个绰号“野山之狐”的日本特工悄然出现在北平的街头。
“野山之狐”的确是个精干、狡诈的老手,仅用了3天时间,就把协和医学院内所有与化石标本有关的人员,审讯了一遍,就连那位用小平车把装化石标本的箱子送进保险库的勤杂人员也没漏掉。只是负责装箱的胡承志当时已经逃离北平,因此没有被“野山之狐”找到。
“野山之狐”在综合、分析了所有调查情况之后,将追查的重点锁定在美国驻华海军陆战队身上。他首先找到了陆战队司令官哈斯特上校。哈斯特承认:曾经接到过美国公使馆的指是,让他负责转移“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但他并没有具体承办这项任务,化石标本到底是什么模样,他从来没有见过,因而一概不知。
“野山之狐”又找到了曾经去北平协和医学院运送化石标本的两位美军士兵,一人承认去医学院运过一批货物,但并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他们将这批货物送到了美国公使馆,之后又奉命押往秦皇岛港,放入了瑞士仓库。
“野山之狐”立刻赶到秦皇岛,将“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调查情况向当地日军司令官做了汇报,并要求派兵协助搜寻。然而,“野山之狐”和日军士兵经过一天一夜的搜查,什么也没有找到。这个时候,一位日军中尉对“野山之狐”说:“前几天有一批美军的行李从这里运到了天津,要找的东西会不会一起运走了?”听到这个线索,“野山之狐”立刻决定去天津。
到了天津,“野山之狐”带着日本士兵,对天津的瑞士装卸公司仓库的所有行李箱、集装箱进行仔细搜查,还是没有发现“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踪影。“野山之狐”终于绝望了,他回到北平的住处之后,竟然剖愎自杀了。可是,却被仆人发现送到医院,因抢救及时保住了一条命,不过,他从此结束了特工的生涯回了日本。日本人也不再追查“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下落。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至此,第二次世界大战宣告结束。1945年11月19日,美联社自东京发布了则消息:“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在日本发现了。日本当局通知了盟军总部,化石标本在东京帝国大学内找到了。盟军总部的科学顾问、美国地质调查所的职员怀特莫尔博士,现在保管着这些化石,并准备送回到中国中央地理调查所。消息传到国内,人们欢呼雀跃!

1949年10月准备开始发掘

1966年在南裂隙第3层发现了北京人化石

1979年冬在东坡发掘情形(袁振新摄)

发现第3个“北京人”头盖骨时情景
为了参加在东京举行的对日本战犯的审判以及接收被日军掠夺的物资,中国政府派出代表团,团长是朱世明将军,顾问是著名的中国“考古学之父”李济博士。李济博士此行的一项重要使命就是迎接“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回国!
当李济博士到达东京见到美国海军司令斯脱特将军之后,立刻询问“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情况。可是,斯脱特将军却对李济博士说:“盟军总部已查询东京帝国大学的教授,据他们答复,‘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不在东京,也不在日本。”李济博士感到难以置信,但斯脱特将军的话说得十分肯定。
李济博士与斯脱特将军道别之后,随即开始寻找“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下落。按他所掌握的线索与判断,要想在日本找到“北京人”头盖骨化石,首先必须找到与这批化石标本密切相关的日本东京帝国大学人类学教授长谷部言人或者高井冬二。然而,李济博士费尽周折,始终找不着这两个人悦宾饭馆。盟军总部有关人士回答说:二人离开东京之后,隐居乡间,下落不明。
李济博士把这些情况向中国代表团团长朱世明将军做了汇报,朱世明将军当即给盟军总部发去一份《备忘录》,请求盟军总部继续协助查找“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下落。尽管李济博士在日本进行了一个多月的艰苦努力,前后进行了5次寻找,最终还是没有见到“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踪影。
李济博士只好遗憾地离开日本回国。朱世明将军请求中国政府组织专门调查小组,继续对“北京人”头盖骨化石进行调查。但这个时时候国共内战爆发,寻找“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愿望在内战的硝烟中化为泡影。
新中国成立之后不久,朝鲜战争爆发,中美之间从此进入敌对状态。寻找“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事情根本失去了可能。
直到1978年中美邦交正常化,寻找“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工作似乎有了转机。有人提供线索:“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在被击沉的日本军舰阿波丸号上;也有人回忆说,“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埋在美国海军陆战队驻天津的兵营里。可是,这些线索经过调查,纯属子虚乌有,“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始终下落不明皇家驹。
1982年8月26日,第一个发现“北京人”头盖骨的考古学家裴文中,突然发起了高烧,住进了医院。躺在病床上的裴文中不断喃喃自语道:“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这是南宋著名爱国诗人陆游临终时的诗句。前往探视的亲朋好友时弄不明白,裴老临终前总念叨这两句诗的意思。几天之后,裴老的病情突然恶化,在弥留之际,他握住儿子的手,浑身颤抖,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出他一生最后一句话:“死不瞑目啊”
是啊枣强政府网!“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丢失已经整整75年了!中国人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可是,始终没有踪影。人们不禁要问:“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啊,你到底在哪里?子孙不孝啊l让祖先的骨殖下落不明!
有人说,“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已经在战火中被毁,可是我却坚信.“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仍然静静地藏匿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里,等待着中国人去发现它!我为什么这么坚信呢?我有如下3个理由:
理由一,化石标本不可能自毁。“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已经在地球上保存了50万年,而且包装过程非常精细严密,所以它不可能自毁。
理由二,化石标本不可能被丢弃。“北京人”头盖骨化石运往美国的计划,虽然有些仓促,而且在计划执行过程中,突然遭遇珍珠港事件的爆发,美国人自己遇到了麻烦,但是,美国人深知“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珍贵,所以绝不可能随便丢弃。
理由三,化石标本也不可能被毁。化石标本的包装相当精细、严密,即使它落在外行人手上,也会觉得此物的重要纪春生,因此不会随便将其毁坏。
那么,“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究竟去哪儿了呢?据我分析,它肯定不在中国的土地上。当胡承志将包装好的两个箱子交给美国人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它。据美国士兵对日本人交代,他们将这两个箱子运到了秦皇岛港的瑞士仓库,而不是美国海军陆战队驻天津的兵营。即使运到了某个兵营,也不可能埋于地下,为什么呢?因为,时间根本来不及。当日本人包围美军兵营的当天12点,美国人就宣布投降了。从日本人包围,到美国人投降,时间不超过6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美国人一直在是战是降之间纠结,同时忙于请求上级,商量对策,联系各地兵营情况,与日本人进行交涉,他们怎么可能在自己性命攸关的时刻,还会关心“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呢?
因此,最大的可能还是日本人找到了“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然后运回了日本。为什么这样说?因为,“野山之狐”从天津回到北京之后突然自杀,根本没有道理。一个职业特工破不了案子是正常的,这又不是他的过错,有什么理由剖腹自杀呢?而且,“野山之狐”自杀之后,日本人随即停止了对“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追查。这就说明,“野山之狐”的自杀完全是演给中国人看的。这种欲盖弥彰的做法,恰恰证明化石标本落到了日本人手里。否则,日本被美军占领之后,就不会有美联社的报道,在日本发现“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消息了。
那么,“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在日本失踪之后,又到哪儿去了呢?我认为,最大可能是去了美国。为什么这样说呢?我有以下两个理由:
理由一,媒体没有必要撒谎。日本被美军占领之后,先后有美国和英国两家媒体报道在日本发现了“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消息,这样的消息不可能是空穴来风,因为这两家报纸实在没有撒谎的动机。属羊的是哪年出生
理由二,两位知情的日本专家失踪。当中国“考古学之父”李济博士与盟军有关方面交涉致明德,让他们帮助查找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的教授,长谷部言人和高井冬二的时候,美国人回答:失踪了。两个著名的日本学者,与日本文部省和日本军方有密切联系的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地失踪呢?显然美国人在撒谎。撒谎是为了掩盖真相,钟若涵那么美国人想掩盖什么真相呢?二战刚刚结束的时候,美国人不太可能为日本人打掩护,只能说明化石标本很可能落到了美国人手里。
不过,在我看来,关于“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究竟藏匿在什么地方的猜测,已经毫无意义。如今再提“北京人”头盖骨化石,我只想表达两个意思:
其一,“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意义永存。化石标本的意义,我前面已经讲述过。这些意义,绝不会因化石标本丢失而消失。再说,新中国建立之后,中国的考古工作者在周口店继续发掘出“北京人”的各部位的化石,包括不止一块头盖骨,而且周口店的龙骨山,这人类起源的圣地,根本无法被毁灭。
其二,渴望祖国更加强大。周口店开始发掘的时候,中原大地军阀混战。我们自己的考古事业,却需要美国人提供资金;当发现“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并要继续进行研究的时候,日本侵华战争全面爆发,我们自己的国宝却需要美国人的保护。“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国将不国之时,亡国灭种之际,“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又如何能保得住情圣终结者!所以,只有国家强大了,国宝才会安全。我渴望祖国更加强大,期盼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爱对恨错,到那个时候,中华民族祖先的遗骸,一定会回到家乡,回到祖国怀抱!(原载于《国宝迷踪》)

2003年田园洞发掘

2009年发掘出土动物化石

2009年发掘现场


2011年发掘现场

转载《天地玄黄》文章请注明出处。
胡安国|王榖祥|何绍基|李建中|李流芳|刘正夫|欧阳修|潘祖荫|文彦博|文征明|翁同龢|薛绍彭|苏洵|苏辙|苏轼 |苏迈| 苏过 |蔡襄|蔡京|蔡卞|蔡翛 |曾布 | 曾熙 |曾肈|傅山|富弼|丰坊 |金农 |顾杲 |林希 |何焯|钱沣 |钱勰|沈辽 |王巩|王升 |文嘉|徐铉 |虞集|米芾|黄庭坚 |赵孟頫|范仲淹 |董其昌|霍端友|蒋之奇
主编:司马平邦|责任编辑: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