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健和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山东省委党校网站【秀虎生活】~懂生活:非避世隐居,乃是选择乡村生活-秀虎生活

2018.09.11 | 70阅读 | 全部文章

【秀虎生活】~懂生活:非避世隐居,乃是选择乡村生活-秀虎生活

改变,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不适应的加美润滑油。习惯乃会让一些人感到舒适和不愿改变。
赵刚却是一位敢于去尝试改变的人。
也许,改变后会失去很多机。也会失去很多与之前不一样的东西。
但,却也因为改变,他也收获了很多。收获了很多之前可能从未感受到的满足与快乐!
愿我们都能勇敢地去想象及改变。这样一个正确的方向,比没有方向一味地努力更有趣。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号:赵刚的摄影课|zhaogangphoto|
(赵刚:前 新周刊 摄影记者。资深媒体摄影师,摄影教学专家,一个坚持拍摄的实践者)
选择乡村生活
并不是避世隐居
而是给梦想一点空间
自由生活Countryside

搬到乡下居住已经快两年了扁鹊投石。

我第一次面对这么多葡萄:五千斤,一辆小卡车的货柜装得满满的。
这些葡萄将在我们手中变成香醇的白兰地酒。
酿酒,是我开始尝试的一项新技能,它只是我们乡村生活的一小部分内容。搬到乡下居住,天地开阔,生活也一下子丰富了起来。




我是一个有院子情节的人,从小生活在哈尔滨,住的就是有大院子的俄式砖房。
这些房子原本是中东铁路员工的住宅,后来成为铁路局的房产,下分给铁路员工居住。
高大的砖房冬暖夏凉,有凉亭有酒窖,外面的院子有三百多平米,院子里瓜果蔬菜、花鸟虫鱼。
这样的生活到我十三岁的时候结束了,那些老建筑被拆掉,盖起了楼房。我的单元房居住生活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直到有一天,我厌倦了在城市里的奔波消耗、单元楼狭窄逼仄的生活空间,我决定做一些改变。
我和丁丁先后从杂志社辞职,成为自由摄影师。三年前,儿子转学到北京城五环外的一所华德福学校,我们也面临工作地、居住地、孩子上学这三者的选择。
妻子丁丁对生活方式的追求和我几乎一致,所以我们搬到乡下,过居住在院子里的生活,对我们来说是自然而然的事变体美术字。恬静的乡村生活,缪海梅对孩子的成长也是一种极好的滋养。

村庄周围,有大片的麦田、树林。



我们租下的第一个小院子,经过改造后满洲八大姓,变得温馨舒适。


2013年底,通过朋友介绍,我们选择了顺义区北边离高速公路不远的一个小村庄。
这个小村子只有五十几户人家,整洁安静。已经居住在这里的几户“城里人”,都是追求生活质量的生活家。
我们租了一个小院子安顿下来。刚刚进村居住的时候,还有一些不适应,这个村子,连一个商店都没有!
它不通公交,买生活必需品要去三公里外的镇上。
冬天取暖箱子岩,要自己烧锅炉,餐厅要烧壁炉才能暖和。还好我是一个动手能力很强的人,很快习惯了这种生活。
度过了最初几个月的适应期,春天来的时候,我们开始享受天高地阔的乡村生活。
村子周围的农田都种上了树,出村子就是树林和花海,很多小路纵横交错,最适宜骑车、散步。
最重要的是,远离城市,这里宁静、空气也好很多。习惯了每天可以看到地平线的日子,再也回不到拥挤喧闹的城市了。
村子离山很近,离开村子十五分钟到一个小时的车程,有很多优美的去处山东省委党校网站,可以野餐、喝茶、拍照,尽情享受自然。


春天,院里院外鲜花盛开女黑侠黄莺。




乡村生活,让孩子在大自然里尽情玩耍。













离村子不远就是风景优美的山区陈昱彤,那里是喝茶、野餐的理想去处。





爱花的丁丁汇想卡盟,每次出门都有收获。
我们选择乡村生活,并不是避世隐居。住在乡下,对我们来说反而拓展了生活的内容。
现代社会信息通畅,不论居住在那里,都可以与城市同步工作。今年,又有两位自由职业的朋友进村和我们做邻居。
居住了一年之后,我们决定再拓展自己的生活空间。
丁丁从小的梦想就是能拥有一个自己的花园;而我,也需要更大的空间来做自己的工作室。
我们又租下了村里一个接近五百平米的院子。租这个院子,我下了很大决心。
这个院子很开阔,有足够的土地种花种菜,但是院子里有两栋近百年的老屋,一栋已经塌了一半,如果保留老屋的历史感和韵味,需要花很大成本和精力去修缮。
我太喜欢中式古建筑了午夜出击,尤其是我近十年的拍摄工作,一直和古建筑打交道,能使用一栋中式老屋作为工作室,这是我的梦想。
老院子刚刚租下的样子。

2015年3月开始动工修整。



2015年9月的样子。
时间就是用来实现梦想的。院子在2014年底租下来,2015年3月开工建设。
这个院子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房东用它来养鸡,堆放杂物。眼前这个破败的院子,在我们的脑海中呈现的是它将来的样子:舒适、整洁、花团锦簇、高朋满座赢点生活卡。
西边那座塌了一半的老屋已经没有维修价值,我们把它拆除,木料和石头、青砖用来维修北边的老屋、修筑院墙。老屋的维修,关键是木工。
老屋的柱子底部已经腐朽,在屋顶的重压下,有的柱子已经下沉,窗户也变形了。修这种传统建筑,年轻的工人没有经验,只能找老木匠来修。
负责施工的包工头在镇上找来几位老木匠,他们年纪最大的已经71岁了雷宇鸣,干起活来慢条斯理一丝不苟,让一栋破败的老屋焕发了青春。





老屋内部加了十根柱子,门窗全部要修整。在保留了老式窗棂的前提下,老木匠在外面新作了木窗,能很好的保温。


院子重新磊了围墙,修了大门。老屋破损的屋顶也修补好了。
院子的基础工程完工后,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绿化。由于施工结束已经六月,错过了种植苗木的季节,我们只能抢种一些“皮实”的花草。可以想象,明年的花园将会更美。








修整好的老屋,是一个展示我和丁丁作品的小画廊,是我们招待朋友的客厅,也是我举办讲座和沙龙活动的地方易信网页版。秋天已到,天气渐凉,我在老屋里安装了铁壁炉,再过几个月,白兰地酒也可以喝了。三五好友,围坐壁炉品尝自酿的美酒,分享各自生活的精彩,无尽美好。

修整前的老屋内部。

修正后的老屋内部。这里是我和丁丁的画廊也是我们招待朋友的客厅。

我的新作《文明的痕迹》正在展示中。


丁丁的作品《一间自己的屋子》。



老屋里的美好时光。



我的摄影课在乡下的广阔天地里进行海鸥食堂。

各种主题沙龙在老屋里举办。这是刚刚举办的“旁轴胶片相机”主题沙龙,主讲人是任超老师。






摄影让生活更美好。


乡村生活,除了冬天,始终有野花陪伴西关小姐。









虽然身在乡村,却可以在半小时内切换到城市频道。
自由地生活,对身心和创作都是极大的滋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