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健和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川断【笑侃金瓶梅】(173)-刺楚

2015.05.15 | 71阅读 | 全部文章

【笑侃金瓶梅】(173)-刺楚
念及此处,小潘心中豪情壮志油然而生,转身向李娇院中进发死亡代理人。
李娇正在称银子,正月十五人情礼往走动颇多,一块块真金白银摆在眼前,李娇不时用袖子擦擦银块,又不断用牙咬银块,推断质地。
咬完之后,李娇登时觉得她的牙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牙。
突然,元宵闯了进来中美时差,“娘,五娘(小潘)来了刘五朵。”李娇下意识俯身搂住银子,又迅速醒过神来,用一段丝巾盖住银块,匆忙走了出来。走到半路,李娇看着元宵道:“元宵,你也出去tamato。”
贼祖宗有天生的职业防范意识。
宾主落座,李娇笑眯眯的,小潘笑嘻嘻的,看似无形却有形网箱养黄鳝,各自拔刀了三大禁曲。
“大姐姐让我给你捎个话。”小潘道。
“呵呵,什么事?”李娇略微宽心,采取后退防御的战略。
“大姐姐说今后家里的账务交给孟三做吧,你为家里操劳,也够累的。”小潘说完,莫名其妙的心跳加快。这可是纯忽悠,万一李娇撒泼找月娘对质,月娘反口不承认觋夕莉,自己就两处不是人了。
“哈?!这样啊。”李娇笑呵呵的脸上多了点异样的神情。
“嗯,大姐姐嫌麻烦,让我顺便过来说一下。”小潘假装很自然尚赫几丁质,很自然,一边偷眼瞄了李娇一下,趁着她没反应过来,起身道:“那就这样了,你尽快找孟三交接一下吧。”说罢桐乡教育网,一溜烟似的走了,正如她一溜烟似的来。
李娇默默无语,回到屋里坐在床上发呆。元宵进来吓了一跳,自从进了西门家门思琪卡盟,一向吃饭笑、出门笑、称银子笑、有男人笑没男人也笑的李娇哭了!“娘,你怎么了?”
李娇搂过元宵酷影儿,泪水汹涌,“元宵啊,我难受啊!我从没害过谁,跟谁也不抢,男人我也不要,就想好好数我的银子定兴三中,为什么欺负我呀?为什么呀?!”
元宵感动的噙满泪水,“娘,咱今晚上吃汤圆吧。”
月娘院中,吴月娘雷霆震怒,“昨天说好的卖了那丫头,怎么又反悔了?画童,你老实说,谁背后劝你爹了?!”
小画童念念有词,川断“桂姨对爹说的,爹让玳安过来说,玳安夺了我手上的毡包去送桂姨,让我过来说。”(原文:玳安不进来,使小的进来,他就夺过毡包送桂姨去了)
聪明反被聪明误,于云霆玳安无论如何没想到,画童给他来这么一手。
“玳安这该死的奴才,两头献殷勤,看我怎么收拾他!”月娘骂道,她感觉手下群妖(小潘、李娇)作乱郑朱莉,自己的权力很不稳固,有必要杀杀玳安这只鸡。
几个时辰后,玳安遭到了报应。
当天傍晚走百病的时刻到了,(走百病是明清以来北方的风俗,有的在十五日,但多在十六日进行。这天妇女们穿着节日盛装,成群结队走出家门,走桥渡危,登城,摸钉求子,直到夜半,始归。)
夫人们准备妥当,整装待发,这次的终点是吴大妗子家里。轿子来时,月娘察觉李娇没到,她心中对李娇家人阻挠处置夏花的行为不满,索性也没派人去叫她。
老婆们外出,西门庆也没有闲着,他款待手下各铺子的主管:傅伙计、韩道国、云主管、贲四、陈敬济,在大门口摆了一架大的屏风,前边安排桌椅,又请应伯爵、谢希大二人作陪。一时间,西门庆门首风光无限,六个锣鼓手卖力演奏,李娇的弟弟李铭及几个唱姐弹唱灯词,玳安平安两旁燃放烟火。(感慨明朝运用火药技术高超,何以到了清朝反倒用长矛大刀了盛世凝云。)
就在此时,屏风后边出事了。本来屏风后边只有两个人,书童与画童负责热酒。很快又来了四个美女、一个非美女,绝对的美女:春梅、迎春、玉箫、兰香。小玉(正宗非美女)。
玉箫的眼睛只要接触到书童,心里就痒的难受韩宥拉。这回也不例外,主动上去帮书童烫酒,顺手掏出一把瓜子,递给他,“哎,你吃何荣峰。”
画童朝玉箫望了望,玉箫没搭理他:NO帅哥,NO瓜子。
春梅刚到屏风后边就看中了一把椅子,她坐了上去。此刻春梅穿着新白绫袄子,衬着大红遍地金比甲,俨然红楼梦中凤姐的气派。春梅正悠然自得,冷不防烫酒的炭火神州万安人,升腾起猛烈地火焰,紧接着一股弥漫的灰尘,势头之大蔓延到屏风外面,连正在喝酒的西门庆也皱起了眉头。
原来书童和玉箫抢瓜子玩,越抢越急,玉箫左手摁到书童,右手往下三路揩油。书童大腿根很敏感,猛的一挣,玉箫的脚蹬翻了炭火边的一大瓶酒,酒精入了炭火,炭灰四起。
西门庆很恼火,对玳安道:“你去看看是谁---”话没说完,听到屏风里面春梅的怒斥,“好一个淫妇!见了男人就不知道怎么活了,火浇灭了,还嘻嘻哈哈嫡女逃妃,你看我这一身灰!”(原文:好个怪浪的淫妇---)
春梅一骂冲锋岛,西门庆更来气了,让玳安过去找出罪魁祸首,要当场揪出来收拾一下。玳安气势汹汹的到了屏风后陆冬雨,喝问:谁弄得?
丫头里面,玉箫是老资格,对待主子很会来事,下人们不敢惹她,冷不丁遭到春梅一顿臭骂,玉箫恼羞成怒,她腾地站起,看着端坐在椅子上的杏眼圆睁的春梅,暗骂道:庞春梅今天不是你滚蛋就是我滚蛋,你不想动是吧?好!我滚!
玉箫飘然离去。